何荆夫:父亲的奶水也是血变的。 奶水也形势急转直下

时间:2019-09-26 06:41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谢政廷

何荆夫父亲  1997年6月27日完稿

1957年6月、奶水也7月以后,奶水也形势急转直下。反击右派被迅速扩大化。《人民文学》革新特大号,被李希凡等人率先指斥为“毒草”专号。李清泉随即被划为“右派”,丁玲、冯雪峰、艾青等人也被划了。1957年7月14日,血变第15期《文艺报》在头版和二版显着地位发表总编、血变副总编张光年、侯金镜、陈笑雨三位的《我们的自我批评》和编辑部展开反右派斗争的消息,端出了“偷运毒草”的副总编萧乾,和用“右派思想”“向我们进行了猛烈的挑战”的“二唐”(总编室主任唐因、代理文学部主任唐达成)。于是以此为开端,全国作协各部门和各地文艺界的反右迅猛地扩大了。

  何荆夫:父亲的奶水也是血变的。

1957年7月25日,何荆夫父亲党组扩大会复会。会议参加人先是扩大到作协机关的普通党员,何荆夫父亲继而文联各协会的党员、中宣部的工作人员,接着又扩大到中央直属机关及北京市的非党知名作家,到会人数数百人。会议先是打退丁玲“向党的进攻”,继而提出彻底揭发丁、冯(雪峰)、陈(企霞)等人的“反党活动”,被点名的还有着名诗人艾青等人。会上形成一边倒式的揭发、批判气氛,使被揭发的人难以为自己申辩。两个月后周扬同志发表长篇演说(在首都剧场)总结反“丁、冯、陈……反党集团”和文艺界反右派斗争的经验。演说题目为《文艺战线上的一场大辩论》。其实是说不上辩论的,不用说大辩论了,连小辩论似也难以实现。记得第一次开会,丁玲出场,她在台前站立,人们纷纷要她交代为何“向党进攻”,她有口难辩,半天做不得声,突然她伏在桌上痛哭失声。1957年9月,奶水也周扬作《文艺战线上的一场大辩论》的报告,奶水也指斥丁玲、冯雪峰等人为“混入党内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党的“同路人”,到了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便成为革命的对象了;批评过去一个时期“某些人”所主张的“写真实”的提法,实际上是揭露所谓生活的“阴暗面”的同义语,是站在反党立场“攻击党和社会主义”。1957年9月16日,血变周扬在首都剧场作文艺界反右派斗争的总结报告,血变这个报告后经毛主席审阅、修改定稿,题为《文艺战线上的一场大辩论》,于1958年2月在《人民日报》面世,《文艺报》转载。很快出了单行本,全国发行。当时听这报告,我印象最深的是周扬除了点名冯雪峰、丁玲是“反革命分子”胡风的后台和同盟军,还批评冯雪峰、丁玲、徐懋庸等人是参加民主革命斗争的个人主义者,因为坚持个人主义,就如同列宁论述过的,他们是革命的暂时同路人;社会主义就是要革个人主义的命,因此他们难过社会主义这一关,堕落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周扬讲得慷慨激昂,振振有词。但是今天回过头再看,不用我多饶舌,周扬的这些论点难以站住脚了。有什么事实证明相信民主主义,尊重个人的价值和赞成人的个性全面发展的人,就必定是个人主义者而不是集体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呢?难道社会主义就意味着不尊重人本来应该享有的尊严和权利,而必须一部分人实行专制,剥夺另一部分人的尊严、权利,去接受别人的奴役吗?难道民主主义、尊重个人和人必定具有的个性差别,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这些好的词,都是邪恶,都要送给资产阶级独享,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就不需要尊重人和人的价值、人的个性全面发展,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吗?其实这真正是使社会主义走向了一条没有民主、人道主义,肆意践踏人的尊严、权利和个性的邪路。反右扩大化和“文化大革命”是人们记忆犹新的典型例子。因之周扬最后有所反思,回到了接受民主主义和人道主义这道基础性的命题。某些仍坚持扭曲社会主义伟大理想,使之异化的人,历史证明,他们不过是小丘;而承受了风雨吹打的雪峰,是真正耸入云霄的高山。

  何荆夫:父亲的奶水也是血变的。

1957年春,何荆夫父亲在有许多着名作家参加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何荆夫父亲秦兆阳说,我响应号召,贯彻双百方针写了篇文章,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一下子变成了政治方面的论争,我很害怕。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定义作为一个学术问题,难道不可以讨论吗?我希望周扬同志能将我的想法反映给毛主席,听听他老人家的意见。周扬连忙说:秦兆阳你不要紧张嘛!不久,周扬告诉秦兆阳,我已按你说的给毛主席汇报了,毛主席会见几位作家时说:秦兆阳不要紧张,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可以讨论的。毛主席不是凭空说的,他有自己的想法。例如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当时讲的是新现实主义或无产阶级的现实主义,没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只是全国解放后为了跟苏联保持“一致”,才改用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个提法。1957年对于浙江文艺界,奶水也可以说是个大灾之年。

  何荆夫:父亲的奶水也是血变的。

1957年那场运动,血变白桦像当年相当一些有才华的青年作家那样,血变难逃厄运,被戴上一顶“右派”帽子。是在鸣放初期,他去昆明鼓励鸣放,结果云南方面坚持要将他划右的。从此他沉寂了二十多年。

1957年是不平静的一年。在风云急骤变幻之中,何荆夫父亲在狂风暴雨之中,何荆夫父亲更可以看出这位正直的共产党人,善良的长者———一颗老树,是怎样让自己承受着风雨的袭击,而在那里苦心孤诣,劳心劳力地保护着文学的幼树和嫩苗的,尽管这有时是不可能的,非他力所能及。“前事不忘,奶水也后事之师”。在肯定赵树理正确的创作方向、奶水也道路的同时,把他的创作道路描绘得似乎一帆风顺、无限“宽广”,毫无苦恼、困惑,这不等于是无视1957年后那越来越偏“左”的指导思想对贯彻“双百方针”的干扰,对作家创作的阻抑吗?

血变——“乔厂长上任”“尚奎去世,何荆夫父亲我的确像是失了魂灵,何荆夫父亲陷入最深的悲痛之中。物是人非,往事如昨。随着对尚奎的怀想,我跟着他参加党内上层的一些活动,一些人和事———敬爱的领袖人物、开国元勋和一批领导同志崇高而又亲切的形象,也就浮现于脑际,这里边有真诚的友谊,深切的关怀……成为最美好、珍贵的催人奋发的回忆。”

奶水也“什么观点?”“是的,血变我在青年时代有过许多偏激、幼稚、简单、不周到、思考不缜密的地方,但我的心地是光明磊落的,我永远信仰正直、真诚、纯洁……”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