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奚流曾经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人。当年打仗他很勇敢。在五十、六十年代,他也不失为一个称职的干部,尽管他身上还有肮脏的一面,虚伪的一面。可是现在,他的价值只在于让人们看看一个共产党员怎么会堕落成一个低级趣味的人,思想僵化的人,心胸狭隘的人。"

  他的眼睛始终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而在目光相触之后,她就再没勇气挪开了。她竭力地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但可能是她的神经过于紧张,除了他少见的严峻之外,根本没看到别的。他哪来胆量一直那样看着她,连眼...[查看全文]

最新文章
英国剧更多...
尼日利亚剧更多...
动作片更多...
圣卢西亚剧更多...
卢旺达剧更多...
波兰剧更多...
爱沙尼亚剧更多...
圭亚那剧更多...
钟点工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